莺梨

记录小东西

一颗柠檬多少坑:

当你意识到你不够尖锐,不够犀利,不够清醒,不够绝望的时候。那种痛苦是很可怕的。你有一股刚强的愤怒,像钢铁一样又冷又硬,闪闪发光,但你的创造力稀薄又浅淡,不足以涂满整个骨架。你看着凝不住的涂料汨汨地流下来。你要哭了,又或者是尖叫。但是你连故事都说不清,又怎么能说清你内在的挣扎呢。你只好沉默了。这沉默是懦弱,是失败,是隆隆作响的世界的惩戒之刃,劈头地扎下来。

我又能怎么办呢?

梦到一个悲伤的故事。
主人公A姑娘喜欢另外一个姑娘。两个姑娘相约去远方。
受阻。需要潜伏偷偷前行。
古老落后的小乡镇,每个人却有同一副伪善笑容的脸…

只记得最后主人公因心中悲痛不已弯下身子按住心脏位置,手中拽紧的车票残皱不堪。
干燥清凉的风吹过,带下主人公眼角的泪。以及那一声声绝望痛苦的画外音。
-我很喜欢她,可是又能怎样呢?
我记得她每次在门前清洗头发时的那一把乌黑及腰的长发。可是又能怎样呢?

田木田木:

一个手把手教你排内页的干货教程


适合无料们自力更生,丰衣足食


适合没有经验的人阅读。提供快印a5预设数值参考。


当然有预算的太太还是建议找版工


因为最近有几个太太问接不接无料然后决定写的这个。毕竟无料基本上是白送。也不是人人都土豪。个人一直是建议无料选择无偿或者自己动手。qwq。希望能有帮助。


(准备睡了发现忘记加导出部分了,,别打我,大晚上写的糙了点。等我起床补充一些细节)

你是你的坏作品

为什么我还没有变长:

 @EinLiebeslied QAQ鸡鸡!我们还是封笔吧


Illumination:



想想看我眼里的坏作品大概就是所有让人体味到‘你’的那些玩意儿。




这里倒不是说非要去虚构,去幻想或者架空一种生活来组装成小说。然而众多角色终究是一个幻像,一个巨大的幻像集合体,并不是一个现实。


往往读起来就给我许多‘你爱,你恨,你痛苦’的小说,在我看来就是坏作品,‘你’让再精妙的修辞,优美的词语和高明的结构都没有意义。这类东西我想作者自己回过头来也是不想要看的。


纳博科夫说一只蝴蝶伪装成树叶的时候,高明的技巧就连树叶上的虫咬的小洞都模仿出来了,到普鲁斯特笔下的阿尔贝蒂娜原型是个男人,为了让读者更好地阅读小说本身而改成女性,再到把自己隐藏到一种境界才能写出小说的布朗肖,‘非你’,是好作品的标志。也就是让我看到一种‘他爱,他恨,他痛苦’,把作者自身带入其中经验尚浅,读书不多,能力有限倒是罢了,让我感到很恶心的是作者企图让笔下的奴隶承受自己精神世界里的空虚这一残酷又自负的行为是比较体面的说法,换句话说我觉得这种人有点儿意淫成瘾,通过这种无趣之极的无限复制来引发快感罢了,我没兴趣看人自慰。


哪怕提出了某种思想也是废话,因为那还是‘你’。


这也是为什么,我认为写文,不管啥,同人也好,文学创作也罢,读到让我感觉这不就是作者自己下午放学以后从校门左转弯开始干的那些破事儿加以自认为的某种美化的时候,我就直接差评了。


虚构和现实我认为没有二元对立关系,因为你总是经历过几个地球上好几十万甚至千万人都干过的一两件事情,反之亦然,你不知道——这是关键,你知道的越多,你经历的越多,那么,现实是动态的,不是你脑中的记忆时而静止。




关于爱情

瑟兰迪尔的岁月太漫长了,长到他对感情已经可以跟林间的溪流,山里的阳光一样平常。他好像可以随时爱一个人,又好像任何人都不爱。
他不懂,也不需要任何人懂。

【汇总】同人本制作私人小教室教程&科普&流程&经验谈

同人本制作私人小教室:

零、关于本站




一、制本经验谈


重视同人本质量从校对和排版做起


如何成为合志主催——关于企划、组稿和统筹


关于约稿,请不要把这个作为标准。


主催如何正确约稿【画手篇】


【攻略向】文/画一个人就可以完成的同人本周边及制作代理一条龙科普


【流程向】Easy副本如何出本/如何建立自己的社交网络


关于印刷的唠叨






二、排版部分


I.常识类


简单粗暴的同人本排版教程-Q&A版


一招鲜吃遍天下的排版layout


同人本排版中的常用字体测评


关于同人本排版的唠叨(20140808修订)


骑马钉本子的排版问题(据评论补充)


爱护排版的几点tip


II.软件类


Indesign同人本排版傻瓜教程(共六弹)


indesign中版面网格和标点挤压的使用(基础版)


indesign转曲教程-傻瓜修订版


Indesign中的几个功能:页面工具/复合字体/脚注/图层


【发布电子版的好方法】使用indesign直接导出flash文件






三、校对部分


校对要注意的标点符号用法


关于校对的二三事






四、制作类


周边制作常见错误的治疗与预防




六、Q&A


各种各样的问答




——


以后会在这里做主题更新。


推荐大家可以先看一看站内文章,及已有问答。


善用主页内搜索。




&&


吐槽下次整理删


成员A


做这个小站一年多,不知道有帮到大家多少,但是,但是啊——


你们私信/提问之前能不能先简单翻一翻归档啊!


有些问题真的随便一翻就能知道啊!


问什么“新人xx应该怎么做”,我们之前写的那些热度上千的新手教程都是干嘛用的啊!!!!!


我们公开回答提问只是为了混更新吗?!!!


最近重复的问题越来越多,成员们表示累觉不爱啊!!!


我们没拿您半分工资,不是您的私人顾问和家庭教师啊!!!




好吧,好吧,这事儿说到底,我明白的。


就好比说那些伸手问作者要文包的人,不管理由是“我好喜欢你”还是“我想收藏”还是“LFT界面丑”还是“我习惯看txt/word”还是“我只有周末才能上网”,说白了,就是懒嘛!


张口就问一些基础的重复的问题的人,不管理由是“我是新人”还是“我以前没关注过这个小站”还是“我是手机用户”,说白了就是懒得翻嘛!


我懂,我懂的。


本来这个小站也就是给懒人准备的。各种教程和经验,我们花了很多时间去掌握去写出来,好让大家能快速地了解,最终的目的,无非就是希望大家都做出漂漂亮亮的本子来。我既是作者,也是读者,希望自己以后买到的本子都是漂漂亮亮的——这就是我做小站的初心。


相比之下,我很愿意接受各方面的批评——你这个说错了,那个不专业。最好还能提供些更好的方案,一起来做科普。我自己出过很多错,也多赖一些好心的姑娘指出。


但每当我看到重复提问的时候就好烦躁……


好吧,其实买到坑爹本的时候更烦躁。一个摩羯座好不容易买到心仪的本子却被丑哭的时候,实在,太虐,太虐……


嗯,这样一想,我还是愿意继续把小站做下去的。


但是再遇到重复的提问,我可能,真的就不理睬或者只丢个链接了……




成员B:


如果你十万火急,明天下印,有个问题搞不定,如果我们正好在线我们还是很愿意帮助解决的。


我们也不是全职在这。最近大家忙的飞起预定好的专题都没有时间写,


(大部分用地址打发了的那个是我,基本用是/不是 回答问题的也是我)


希望大家能够加深交流(而不是伸手)



记个脑洞

瑟兰性格偏静,冷,优雅;应该配一个潇洒豪爽型的伴侣。

因为叶子和索林等都有性格定型了,不适合写,那么只能从未出现的人物着手。

假设是王后,率性爽朗,潇洒迷人。
如果是欧爷爷,桀骜不驯,潇洒自我,任逍遥。

人物有点像江湖浪子。
想着想着往武侠方向去了。

跟叶子自由任性温柔开朗的小精灵不一样,这个ta已经洞悉世间百态,熟解人生冷暖,然而看透一切却远离一切,太多无奈于是放纵不羁。

和瑟兰一样漫长的寿命,懂得人生潮起潮落。
于是有了共鸣的心灵相通。
不同的是,瑟兰是隐忍的,而他是放纵的。

这么一想,可能是个be。

谁感化谁是一个问题。两个对世间看得太透彻的人,两个看过太多人生的人/精,内心潜藏的感情都带点淡淡的悲伤。

嘛。。好像不能写了。

如果写可能会是欧瑟。然而完全没了解过欧爷爷啊。

_______

刚刚想到的,可以是莱格拉斯。
莱格拉斯爱着瑟兰太漫长了,而瑟兰一直没有明确自己的感情,没有给莱戈一个明确的答案。

莱戈心累了,不想再纠缠。愤而离家。带着对瑟兰的怨恨和无奈,内心对感情,对爱却越来越冷,而表面却越来越逍遥放荡。结识一帮兄弟,闯荡天下,豪义相称,行事潇洒利落,无关风雨不及情。
然而会在某个夜深人静的时候狠狠地想起瑟兰。于是也学会了借酒消愁。举杯对月,再狠狠地逼迫自己掐断对父亲的那段毫无意义的念想。最后无奈甩甩头,哈哈大笑,继续饮酒。

而瑟兰在莱戈走后终于发现自己早已漫溢的情感。原来爱情在很早很早之前就已经萌芽,在岁月间不断疯长。毫无声息,长成参天大树。侵占他所有的思绪。

要怎样才能让两个人重新相遇呢?
瑟兰甚少出门。莱戈会以什么理由怎样的心情回到密林呢?
见到瑟兰他依然豪爽大笑掩藏几千年前的,那段他决心要狠狠埋藏,狠狠斩断的感情吗?

他必定是下定决心斩断这段不被回应和祝福的感情才回密林的。
那么瑟兰该如何倾诉自己的情感?怎样的表情面对几百也许几千年未见的心中之人?

两个人兜兜转转,错过,相互埋怨过,爱过,恨过,放弃过,一个用放荡不羁来掩饰内心,一个傲娇隐忍,话到嘴却不知如何述说。

想想都虐。

以此悲伤换永恒

所以精灵是唯一一个因为心碎而死的种族。

大角肥鹿:

从The Hobbit 到LOTR,托老从精灵开始衰落写起,一直到完全没落。很奇怪为什么一个拥有最高智慧,最高的艺术水平和最英勇战士的不老不死的部族会在不到一百年的时间里完全消失在中土大陆上。宛若古神般俊美的面庞上,只剩下与他们生命一般永恒的悲伤。


美丽的东西终究会消逝,正因为会消逝才会被铭记。比如说大角鹿,比如说精灵与人类之间热烈却又脆弱的爱情。如果大角鹿没有死去,去过人精幸福美满,如果小叶子没有挑开瑟兰迪尔指着塔瑞尔的剑,也许这悲伤就不会存在,那样我们也就不会那么深刻的感受到他们的痛苦。


心疼瑟兰迪尔。在我的理解里,精灵可以是很多身份:诗人,音乐家,艺术家......但绝对不会是统治者。我一直觉得瑟兰迪尔在做着违背他本性的事,承担着太过沉重的责任,他高贵的灵魂被他压在那顶宝石王冠之下。他变成了那个臭脾气,令人头疼的密林之王。而莱格拉斯,在我的理解,那个叛逆,好斗,不让人省心的精灵王子,是在看到过战争,看见过心碎的精灵,经历过北方的游历之后才真正成长为护戒队里那个温柔善良有担当的精灵弓箭手。


很喜欢Lee Pace演的大王,喜欢他与小叶子分别时表现的每一个表情和动作,喜欢他表现的那种痛苦压抑,隐忍不舍,仿佛他已经预感到了儿子今后的路与自己的再无交点,可是望着莱格拉斯转身离去的背影,他还是咽下了所有挽留的话,甘愿让自己从分离这刻起开始,悔恨终生。


巴德让我想起一句“十年如未死,卷土定重来”。说他是个领袖,他的能力其实并不如阿拉贡,但是巴德是那种认定了什么事就会很努力的人,那种总是去做一些世人都视为做不到的事情的人。不同于瑟兰迪尔眉宇间永恒的悲伤,他的表情传达给我的是他对这场战争的担忧,对一城人性命的担忧以及对家人无限的爱。完全不同于精灵般温柔平淡的感情表达,他的感情炽热得不比恶龙的火焰逊色。


这种热烈使人类在感情上战胜了精灵。人类的生命短暂又太容易逝去,以至于人们都迫不及待地去表达;但是精灵,这种永恒正是他们悲伤的源头,所有的情感,都在这种长生不老中失去了意义。突然想起看到过的《Only Lovers Left Alive》,永远都不会死去像一种诅咒,连吸血鬼们也压抑悲伤了起来。与时间永存,和天地共生,最后都在瑟兰迪尔满眼的悲伤里成为一种永恒的折磨,一点一滴都在提醒着自己那些永远都挽不回的人和事。终于有一天,时间已经过去了太久,久到那些曾经有意义的人和事也被遗忘,被西渡的精灵们留在东岸,变得什么也不是。


到最后,所有的悲伤都在那没有意义的永恒里失去了意义。


想起木心的话:我的悲伤往往是由于那些与我无关的事件迫使我思考。思考的结果,我与那些事件仍然无关。唯此悲伤,算是和那些事件有过接触了。



我感觉现在的读者都是给惯坏了

我还是想做一个安静的美男子:

我很喜欢lofter啦,感觉大家普遍都可爱很多。贴吧会严重一些,虽然大部分妹子很友好,但偶尔遇上几个极品哈哈哈 来讲一讲
第一种,除了催更就是催更,我真不懂他多几个对于剧情人物写法的讨论会怎样。写手很心痛的告诉你那么想要高产可以左拐去晋江起点砸钱,文章绝逼比我这个小透明写得好,不高产你还可以随便骂。白嫖的文就别要求那么高了,讲真。
第二种,“你告诉我是he我就看” “你要怎么怎么样我才看”,这是小公举病爆发了吧 跪着求你看了?
第三种,因为我自己喜欢留着文包和肉啥的单独发,因为写的是rps我觉得很敏感,尺度大一点的不想公开。结果就会炸出来很多从来不点赞不推荐不评论的三无人群出现告诉你他好喜欢这篇文…
白嫖啊 赤果果的白嫖啊!
这位客人连动手指随便点赞都不肯打赏我!居然说爱我!麻麻你告诉我这不是真的!
我真的不太在意热度粉丝啥的,有一度特意跟大家讲清楚因为我自己很杂食怕触到别人的cp洁癖请谨慎关注。但是尼玛我看到点赞或者推荐至少给我呕心沥血打出来的几千字一个交代啊,不喜欢无所谓,喜欢表格态度很难么
语文老师还知道给我800字回一个 ABCD呢…


不过虐并快乐着
写手都是抖m~~


时光之穴:



写文章难道不应该是作者说:我要写什么!然后就去动笔么?


为什么要小心翼翼去照顾读者的想法,把所有悬念冲突都提前给揭示出来?


什么“这个一定是HE”、“××CP只有一点这真的只是××CP”、“××不是渣这是个误会”……啊,这些全部都交代完毕然后总觉得看的时候会有点不爽哪。


毕竟,悬念和冲突是一部作品很重要的部分。以这样的方式揭晓,实在是有点遗憾。


网络时代的好处是读者和作者容易即时互动,坏处就是读者反客为主,对写作者形成制约和影响。


坦白说,除非你是纯商业作者,信奉“老子写出来就是为了市场其他都是渣,能卖钱就是王道不能卖钱有一箩筐的爱与节操都是狗屁”,否则就该有点作者的“高傲”在。这“高傲”不是说你要看不起你的读者(这是品格问题当然不应该),而是你得对自己要表达的东西有点想法和坚持,起码在你动笔的这部作品里,应该是你说了算,你是拉着读者往前走,而不是反其道而行之。


PS。所以我会看网文(此处非指同人)打发时间但确实看不上网络文学,因为几乎清一色的爽文当道(种田文之类也是另一种形式的爽文),几乎不需要讲究架构和技巧,大都是又臭又长的流水账跟着时间一路平铺直叙下来,还一不小心就会被一群没事就喜欢指手画脚自己品味又不怎么好的读者拉着走。这大概也是为什么很多网文你看前十章二十章觉得很有意思,到后面就变味儿的原因。


说真的,作者有时候就该“无视”一下读者。因为不会有任何一个读者比你自己更清楚你要表达什么才对(自己都不知道自己要表达什么的作者……也怪不容易的,我就不为难他了),所以读者的意见可以倾听,但永远不要被他们左右,这是我和每一个以“作者”身份与我结识的小伙伴所说过的话。


  但如果因此变冷门了别来找我。 


下面有个回帖倒是很好的解释了为何现在有这种“读者反客为主”的现象,因为现在的读者都把自己当成了消费者,而消费者是上帝嘛……但是事实上,写作和阅读真的只是简单的生产和消费的关系吗?


当然,在这个大家都习惯去起点订阅打赏的时代,网络小说就是商品,读者就是消费者就是上帝,所以就应了 @太阳照在绿墙山  以前说过的“买方市场还是卖方市场”的问题。


因此对于有经济指标需求(PS。我不觉得希望有市场目标经济需求是什么不好的事情,知道自己要什么然后就朝这个方向努力本身是值得尊重的)的写手——是的,这种我更喜欢称其为写手,建议还是认真研究下读者的口味和爱好,然后以市场规律为指挥棒吧,在大众都喜欢爽文升级流言情傻白甜的大势下,太有自我不是好事。


但如果一个作者你确实写东西就是为了表达自己,取悦能够理解自己、和自己三观和谐的那部分读者甚至知音,那么就别太买读者的帐,而且也没必要买读者的帐。




同人写作的界限

初始装备:

狐狸Boaj:



同人的下限是对角色的理解,上限是作者的创作能力。

 

皆是城池:



对不起我又来闲扯淡了,希望不要为了这个烦我。


在写还梗的时候摸鱼,看到了一篇谈论写同人“能写什么不能写什么”的帖子(原帖在这里:不能在你的同人文章里出现的东西,除非你就是为了OOC)。看了觉得作者其实有很多条说得挺不错的,但大概是最近同人圈又(不好意思我用了又)发生了很多一粉顶十黑程度的事情,所以有些地方大家都有点神经敏感矫枉过正了。


虽然在真正自己动笔写同人的时候并不多,但是我也有一些粗略的想法,想跟大家讨论。


 


1.AU/Crossover/混同


虽然这三者有明显的区别(如果不能准确地区分,作者在标注之前最好询问一下自己的小伙伴),但是核心问题是一样的:能不能将角色置于一个他不属于的环境?


答案是能。


有些意见认为,过度AU是不可接受的(比较常见的争议出现在日漫欧美的混同和Xover,乡土设定、画风差异巨大的作品间的联动←【不好意思楼主一直在做最后这件事情】)。我对这个观点本身没有异议,但是我想强调一下“过度”这个概念。“度”有客观标准么?没有。那么为什么有些作者的AU让人觉得五雷轰顶,有些人的又可以让人觉得“好魔性但是又好有趣”?甚至同一个AU有的人写得就让人眼前一黑,有些人的又让人欲罢不能?


一个(很残酷的)事实出现了:如果真的有“度”存在的话,这个度叫作作者的创作能力。


没有无法开的脑洞,没有不能写的AU,只是有写不了这个脑洞的文力而已。(比如个人而言无论如何也不回去挑战日漫设定写欧美slash,我觉得我100%会被自己雷死。)


 


2.语言风格


流行语能不能用在同人里?方言,俚语呢?


答案依旧是可以。


一篇中世纪风格的文里出现2333自然很诡异,剑与魔法的世界角色们互相咆哮什么鬼和Duang特技也让人怀疑作者的笑点是不是太低。但是一篇论坛体,233,文字颜表,不就是很正常的事情了吗?


语言风格的选择,要符合这篇同人的背景和氛围,除此之外没有限制。


(这里又要例外一下,如果作者是【有意识】地使用不符合该背景的语言风格来制造一种特殊的效果,也可以接受。比如假如《暮光》里的某个吸血鬼因为意外原因从中世纪沉睡数万年,醒来已经到星际时代,他使用中世纪的语言,一直活着经历数千万年的他CP使用当下的语言,并教他已经改变的文化,两个人在语言学习的过程里重新了解对方,不是个很有意思的设想吗?【楼主随便解剖了一个脑洞给你们举例】)


 


3.作者在作品中的位置


作者/译者在他的文章中进行OS,大量注释,甚至与角色进行对话,是难以接受的吗?


这个有点难说明了。事实上,大多数情况下都会让人觉得挺讨厌的。作者是学翻译和文学的,基本上一看翻译下面全是脚注或者译者括号自己的想法,就会想翻白眼。大多数情况下,把这些跟文章内容没有必然联系的内容放在文章之前或之后的FT环节是比较合理的,既满足了作者的话唠,又不破坏文章的连续性。


有一种例外情况是作者要用这种手法达到一个特别的效果。在前面的讨论帖里就提到了作者很喜欢的一部严肃文学作品《寒冬夜行人》,作者卡尔维诺在其中不停的OS并和角色对话,甚至与读者对话,创造的效果是读者加入了故事进程,有一种非常协同的体验。


又比如楼主有生之年看过一篇同人第二人称肉文,作者全程以“你”称呼CP里的男方(没错还是篇BG),写得非常有代入感,极其色气又特别,简直终身难忘。


所以,如果作者OS不是必要,省略它。如果有必要,做得自然些> <


 


4.原著向和AU的优劣


这一条实际上是从1衍生而来的,有一种默认的看法,认为原著向较AU更为“优秀”。无可否认,原著向更需要同人二次创作者对原作品更深入全面的了解(不仅在世界观、人物关系上,甚至也在把握原作语言风格上),这自然增加了原著向同人的写作难度。但事实上,好的AU作品,作者需要做的是自己构建一个完整的世界观,重建这个AU里的角色关系并使之与原来的角色关系形成呼应。这也不是随便就能做好的事情。




5.短篇和长篇


楼主是一个长篇粉!俗话说短篇玩梗,长篇铺剧【没有俗话只是我顺口编的】。能架构起一个足够严谨的世界观,并将剧情铺得清晰紧凑、疏密有致、跌宕起伏非常考验一个作者的功力。并不是说短篇不好,事实上,最为精彩的作品更容易出现在中短篇里【好的创作者也往往是中短篇方面更为出彩】。但是考虑到同人创作的特殊性,短篇很容易沦为一个脑洞一个梗,爽完就跑的牺牲品。同人创作者也很容满足于这种短平快的产粮方式,被很快耗尽热情,陷入一种无法走出既定模式的死局(毕竟短篇是无暇刻画细腻的感情变化的,大部分时候我们都只是假定“他们恋爱了/在一起/死了一个/死了一双”之类然后在这个前提下写个小片段而已)。


有余力的创作者挑战一下长篇,会在写作过程中对自己所爱的CP们生出新的感情哟。


【这句是自勉【因为楼主就不敢写长篇


 


6.HE和BE


超超超级老话题,月经贴。HE和BE,哪个比较好。绝大部分人都会套那句“悲剧往往比喜剧更能引起心灵的震撼”来回答说当然是BE水平高(然后很可能其实更喜欢看甜……)。


但是真的“悲剧往往比喜剧更能引起心灵的震撼”么?报仇成功惩恶扬善最后说着“别了,巴黎!”远走高飞的基督山伯爵就不震撼了?简·爱爱情的终成眷属与呼啸山庄的希斯克利夫的死真的可以因为喜悲分高下吗?文学殿堂里尚且都为此争执,娱乐的同人创作更不必因为一个HE和BE来说一篇文章的好与不好。一是我们决计无法达到文字已经美好到需要以悲喜论英雄的程度(当然谁说自己有这个水平我也真的想见识一下……),二是让角色活着或者死,在一起或者分开,真的跟爱不爱这个角色无关,只跟符不符合剧情发展的要求有关。


一篇幸福团圆的故事,让人微笑过欢笑过狂喜过,一篇天涯永隔的故事,让人触动过甚至落泪过,都够了。欢笑并不比泪水廉价,反之亦然。


 


总结.同人创作的界限


说了这么多可能大家觉得楼主一直在和稀泥,这个也可以那个也可以的。那到底什么不可以,同人创作的界限在哪里?


楼主心中同人的界限只有两条:


下限是对角色的理解,上限是作者的创作能力。


没有对角色的理解,不要去谈对角色的爱之类虚无的内容。所有技术层面的问题:混乱的角色关系、娇花照水嘤嘤嘤的受、莫名其妙的黑和不够有说服力的角色死亡都来自于缺乏对角色的了解。连角色基本情况都没有搞清楚就尖叫着萌写一篇臆想出来那不叫喜欢。那不叫写同人,就是套个名字YY而已,大可以去cao榴之类的网站下写小黄文,把名字用word全部改成舔的CP。


谨慎地尝试自己没有把握的写作,如果不会写肉,可以从肉渣开始;如果写不了庞大的角色关系,先从一对一开始;如果驾驭不了大量的原创二设,从常见一点的设定开始。冒险是有趣的,但最好一次不要走得太远。如果你没有把握的时候,多听读者的建议,他们也是同一个CP的粉丝,会给你带来很多收获。(没错我在暗示性地吐槽曾经看过在贴子里用巨大红字写出“我就是OOC我就不在乎剧情和性格我就图个爽,不爽不要看不许在楼里批评我都给我滚”的作者。其实我的感觉,大部分读者都是非常包容的,除非真的雷得不能忍受,是不会说批评的话的……面对这种情况,反思一下自己真的有必要。)


 


好了,重复一遍:


同人的下限是对角色的理解,上限是作者的创作能力。除此之外,没有桎梏。


但是它们真的很重要。